時論廣場》美國無力支配世界(徐宗懋)

時論廣場》美國無力支配世界(徐宗懋)
花与隐匿之乌

近9万港人移民或致社会青黄不接 到明年离港人数恐达高峰

3月30日,新加坡總理李顯龍(左)在白宮與美國總統拜登(右)會晤。(摘自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臉書)

近日,美國總統拜登與來訪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舉行聯合記者會,共同表達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,以及對制裁俄羅斯的堅定立場。拜登總統滿臉笑意,畢竟新加坡是東南亞國家中在此議題上,唯一完全與美國站在一起的國家。值得注意的是,他從頭到尾沒有提到「民主對抗極權」的老臺詞。去年12月美國召開「民主峰會」時,刻意不邀請新加坡,並不認爲那是「民主國家」。

吴镇宇6次错过金像影帝 儿竟点名主席:加一个最佳陪跑奖

然而,被美國視爲「亞洲民主價值同盟」的印度,此時不僅拒絕譴責和制裁俄羅斯,還趁機低價跟俄羅斯進口原料物品。如此跟俄羅斯勾肩搭背,根本不把美國的訓示放在眼中。可見民主只是一塊隨時可以掛上取下的牌子。如此,在印度以本身利益爲重,隨時唱反調的情況之下,印太安全機制還可靠嗎?

打禽流感疫苗意愿升

只能說,美國的朋友跟美國一樣,會玩兩手甚至多手策略,新加坡又何嘗不是如此!英國殖民時代,新加坡、麻六甲和檳城同屬於海峽殖民地。1959年成立自治邦。1963年,聯同沙巴、砂勞越一起加入馬來西亞聯邦。1965年,脫離大馬獨立建國。簡單說,新加坡是從大馬分裂出來的主權國家,人口的種族結構和馬來西亞一樣,只是種族人口比例有差別。如果俄羅斯向烏克蘭索取故土的歷史理由可以成立,如此大馬也可以要求「索回」新加坡。這是新加坡必須表態的原因,他們是說給馬來西亞聽的。

儘管如此,拜登總統和李顯龍總理表達譴責和制裁俄羅斯立場的同時,都各自夾帶了私貨。拜登趁機推銷圍堵中國的印太安全機制,李顯龍只願意說「亞太」,而且還勸拜登和中國深入交往,等於是反對圍堵的概念。不僅如此,美國自行宣佈3月28日召開美國和東協峰會,以聯合各國對抗中俄,結果峰會被迫推遲,因爲各國推三阻四,他們早已不是早年作爲美國附隨的東協了,今天已經變成「一帶一路」成員國了。

我分组第2晋级 明抗韩

至於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元首拒接拜登總統的電話,拒絕美國指揮全球石油生產量調配。目前制裁俄羅斯主要的是美國、歐盟、日、韓、澳、紐和新加坡。從任何角度看,這絕對不是美國媒體掛在嘴邊的「全世界都…」。

俄烏戰爭測出了美國真正的政治與經濟實力,去年美國拒絕再出兵阿富汗時,拜登總統的理由是「連阿富汗人都不願意保護自己的國家」,現在烏克蘭人奮戰保護自己的國家,但拜登總統仍然拒絕出兵協防,只願意贈送防禦武器,讓烏克蘭人「犧牲得更壯烈一些」。亦即,無論另一國是否願意保護自己,美國都不會出兵爲外國打仗。之前所有的「承諾」、「保證」、「民調」都是空話。

杏国EndoTAGR-1胰脏癌新药 中国三期临床首位病人给药

然而,拜登卻仍然藉着俄烏戰爭站上道德的制高點,並向全世界發號施令,用經濟力來做威脅,大言不慚,成天這裡警告,那裡訓誡。然而,西方的經濟力並沒有大到足以支配世界,反而是大多數國家藉機建立西方金融交易體系以外的運作方法。美國想藉戰爭達到世界「去中俄化」,結果卻是世界大多數國家加速「去西方化」。這正是俄烏戰爭作爲世局轉捩點的真正意義。

有话要说-黑岛阵 来乱的